小十三

欢迎点亮🌟小号铺子
专放同人和杂物
🔻约稿中🔺
画风极其多样
想抱走截图啦
18年明信片格式的都参CP23
小十三老十三是外号不是CN
跨领域爱好者:摄影/文学/语言/绘画/媒体/音乐

这次CP23的出摊明信片
很久没卖过明信片了……
预计九月出货,价格还没定,看社团了

亲亲马库斯😘
垃圾小动画 自配音第二发
@La musique⭕ 送你
但是没画写实的风格…

做了个垃圾小动画,自己配音(/ω\)
好喜欢警探组

【微量警探组彩蛋 》画里面】

一个阳光极好的假日,耶利哥邀请康纳们和汉克去游泳

RK系列的帅哥们在泳池边晒太阳

获得了不少人类和仿生人的瞩目


康纳触摸着阳光,感到热量在手心手背间游走

60不知为何也跟着一起来了,但他什么都没做,除了小小的不耐烦

900从地上捡起一本不知谁掉了的笔记,他看了一眼作者名字,不动声色地翻阅起来。


另一边汉克似乎在到处询问着什么,耶利哥的小伙伴们也热心帮着忙


真是难得清闲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很久没用过的画法,,,非常快但也非常糙,希望不要介意啦


这一次就算打也醒不了了呢...

杀死了51后的60。

第一次用平板摸鱼...不习惯。

在亚洲网游里捏康纳的脸
想吐槽所有的男性头发都特别高无敌厚像假发,还都有美人尖啊啊啊啊
而且脸怎么捏都方不起来。

【警探组】【父子】和平斗争后的平凡日子

  【微甜】【小刀】【汉康父子】【和平线后的日常】

“hey,康纳!从今天起我就自由了,去他妈的案子!”汉克出了警局门口,拥抱康纳。

  “退休快乐,安德森…汉克。您有什么打算吗?”康纳一脸高兴的样子。
  汉克一脸戏谑地看着康纳:“你应该知道我不会真的退休的,搞了这么多事,还不是所有人类都可以接受你们的存在。”汉克一脸期待地看着康纳。
  “所以我今后还可以继续打扰您了?”
  “哈,可以这么说吧。”
  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 “你头上那玩意准备什么时候摘下来?”汉克指了指康纳头上闪烁的蓝圈。
  “……其实取不取对我来说都无所谓。”康纳少有地迟疑了一下。
  “你真的这么想?”汉克问。
  康纳看着汉克,笑了:“那要请汉克先生帮帮我了。”
  “哈!走吧!”汉克笑着拍了拍康纳的肩,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 在那之后康纳依然为人类和新人类的和平共处而努力着,时不时去和马库斯他们汇合讨论问题,加拿大的卡拉一家也常常打电话过来问候大家,介绍一下加拿大的情况,但康纳大部分时间都和汉克一起,他脑袋上的指示灯是自己取下来的,汉克观看了全过程,一边看还一边嫌弃,康纳对此习以为常,甚至还调侃了一下汉克的傲娇本性。

  “我就收留你在我家呆一小段时间,我可不想看你这个夏洛克留宿街头,不过也快点找个房子,我可不想和一个大男人吃喝拉撒都在一起!”汉克如此说到。

  “Got it!”康纳笑了。

  康纳享受到了成为人类后的切实的快乐,和相扑玩耍,穿人类的时装,虽然他不会进食和睡眠,但依然会在汉克吃饭时尝试一下,即便汉克会感觉不适……

  十几年后的某个雪夜,康纳再次来到汉克家(底特律房价低,已经有独立的房子了),此时对他而言,汉克已经是亦父亦友的存在了,而相扑也自然是他的家人。
  康纳进门,取下脖子上的围巾就看到了汉克怀里的相扑。
  相扑已经十五岁了,活的够长了,现在呼吸困难,四肢无力。
“他正准备离开我了,去找柯尔。”汉克没有抬头,只是慢慢地抚摸着相扑“乖孩子。”
  康纳蹲下来,陪着汉克,他看着渐渐停止呼吸的相扑,内心难过而复杂。

  第二天康纳陪着汉克埋葬了相扑。
  “谢谢你,康纳。”老汉克没有看康纳。
  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可是这就是生命,就像柯尔……有时候我真的觉得……”汉克转过头,看着康纳。
  “真的觉得,你就像上天派来的一样……阻止我去继续把那俄罗斯转盘玩下去。”
  “就好像……。”汉克欲言又止,纠结地摇摇头。
  康纳想说些什么,但没有说出来。
  “该死的,刚刚那些话真是……你忘了就好了。”老汉克挥挥手走了,还是那个别扭的脾气。

  如果康纳头上的灯还在,那大概是黄色的。

  某一天结束的时候,康纳跟马库斯打了电话,马库斯对如何成为更好的人类这一点一直非常热心,即便身为首领的他十分忙碌。
但接电话的是萝丝。
  萝丝跟他说了卡尔的二十周年纪念的事情,说马库斯正在缅怀他,自己能感受到那种情感的波动。
  康纳似乎也感受到了那种波动。

  以往还是仿生人猎人的时候,康纳看过马库斯的资料,马库斯以前的主人,或者说导师、父亲卡尔,被称作是底特律之光。他教马库斯成为了人类,可以演奏、创作,读懂哲学、感情。

  萝丝说她感受到马库斯在看到卡尔倒下时的巨大感情冲击,她看到马库斯喊卡尔‘dad’,那是她不曾经历却被深深感染到的情感。

  康纳在结束和萝丝的通话后陷入了沉思。

  仿生人的电池可以支撑自己173年不眠不休,人类呢?

  “汉克……”康纳想起相扑去世的场景,      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那么强烈的难过。
  如果是汉克呢?
 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。


  第二天,康纳敲开了汉克的门。

  “Fuck,康纳你起这么早吗?!”汉克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康纳,“你是又被赛博生命控制了还是怎么样?!”

  “汉克先生,打扰了,我想通了一些事情,希望您能照做。”

  “什么狗屎事情是你想通了却要我来做?!”汉克显得十分摸不着头脑。
  “我希望你能以后少吃汉堡,多吃一些蔬菜,不要再摄入酒精,时常锻炼正常作息……”

  “shit……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了?我自己要吃什么那天吃还要你管?你是加载了什么奇怪的家政模块了?让我看看你是哪一块生锈了吗?是脑袋还是哪里?”说着汉克开始一脸质疑地打量康纳。

  “汉克!我是很认真地在说这件事!”康纳一脸严肃并扒开了汉克的手。
  “我看到相扑去世,想到了你,我不希望看到你也离我而去!那使我……感到深深的恐惧。”说罢康纳一副受到打击的样子,十分难过。

  “哦康纳。”汉克难以置信地摇摇头。
  他意识到康纳正经历每个人类都会进行的思想斗争。
  “不会那么早的,一切还很长孩子,你的建议很好,我会听取的。”汉克看着仍然失落的康纳,自己也狠狠地反思了一下。

  或许自己真的该好好改变一下。

  “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,康纳。”

  “都是因为你。”

  康纳慢慢抬起头,看着汉克。

  “如果不是你在那天打破我的窗户,我可能会在酒醒后立刻又开始那该死的轮盘游戏了。”说着对自己脑袋“嘣”了一声。

  康纳立刻抓住了那只比枪的手:“所以别在这样了,生命是美好的。”康纳盯着汉克,眼神真诚。

  “天哪,看来你现在想要拥抱一下?那好吧。”
  康纳立刻拥抱住汉克。

  “啊你又让我觉得恶心了康纳。”

  老汉克无奈地笑了,拍拍康纳的后背。

  “我会好好活着的,可别咒我,好好看着康纳。”老汉克笑了。

  “你不觉得你需要来一杯吗?”汉克走进房间时忽然回头问。

  “汉克……”

  “好了不开玩笑了,那我来看看该怎么处理这些酒吧……”

 

今早的底特律,雪静静静下着。

The End .